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“解密”天宫
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“解密”天宫
作者:admin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9-16 06:54   [] [] []

9月15日22时04分,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。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,对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以及中国空间站建设等进行了“解密”。

 

  周建平说:“天宫二号是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实验室,肩负着验证中国空间站建造重要技术的使命。”

  天宫二号是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实验室

  实现天地往返运输、突破航天员出舱活动技术、掌握空间飞行器交会对接技术……周建平对中国载人航天在十多年间所取得的成就如数家珍。

  “随着这些载人航天工程中关键技术的掌握,中国空间站的建造也提上日程。”他说,“发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,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中国空间站的建造进行关键技术验证。”

  天宫二号发射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实验室阶段任务的核心任务。周建平说,空间实验室任务主要包括:今年6月25日,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七号首飞,这个任务目的已经实现;天宫二号与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的交会对接,将于今年10月进行;天宫二号与天舟一号货运飞船的交会对接,计划明年上半年实施。

  “整个任务,计划在明年上半年全部完成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天宫二号的“前身”是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的备份产品,也采用实验舱和资源舱两舱构型。为了适应新的使命任务,科研人员对其进行了改装。比如,为满足推进剂补加验证试验需要,对天宫二号的推进分系统进行了适应性改造;为满足中期驻留需要,对载人宜居环境做了重大改善,具备支持两名航天员在轨工作、生活30天的能力。

  “所以说,天宫二号是我国真正意义上的空间实验室。天宫二号叫空间实验室,而天宫一号则是目标飞行器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天宫二号具备中国空间站基本技术能力

  根据计划,我国将在2020年前后建成空间站,其总体构型是三个舱段——一个核心舱、两个实验舱,每个舱都是20吨级,整体呈T字构型。

  与空间站相比,8吨多重的天宫二号小了很多,也轻了不少,质量还不到空间站一个舱段的二分之一。

  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作为一个长期在轨无人独立飞行、短期有人照料的在轨平台,天宫二号具备了空间站需要具备的基本能力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天舟一号货运飞船在访问天宫二号时,可为天宫二号补加推进剂,使其在轨工作时间更长。“这是空间站建造非常重要的技术。”周建平解释,未来空间站需要持续在轨飞行十几年,无法一次把燃料、消耗品等都带上去,需要在轨补加,“就像空中加油一样”。

  再过一段时间,两名男航天员将乘坐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进入太空,在天宫二号中工作和生活30天。“30天驻留的实现,将为我国今后空间站长期飞行积累经验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中国明年进入空间站建设阶段

  “空间实验室任务完成后,我国将会进入空间站建设阶段,我们将建造一个具有时代技术特征和中国特色的中国空间站。”周建平说,“2018年前后,我国将发射空间站核心舱。”

  中国将建成一个比国际空间站运行经济性更好、信息化程度更高的空间站。“信息技术、再生环保、新能源、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等,将综合体现在中国空间站上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中国空间站比国际空间站规模要小一些,三舱组合体60多吨,最多对接两艘载人飞船和一艘货运飞船。“我们的空间站是可扩展的,将根据科学研究和国际合作的需要,在现在的构成基础上,进一步提高能力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他透露,空间站建成后,额定设计容纳3名航天员。由于空间站需要连续驻人,之后将会采取乘组轮换制,因此在轮换期间空间站里最多能达到6名航天员。

  中国载人航天飞行将常态化

  自2003年杨利伟首飞太空以来,13年间我国先后有10名航天员进入太空。

  “中国空间站建成后,载人航天飞行将成为常态。”周建平说,“一般来说,一年至少需要两个乘组、6名航天员进入空间站,这意味着航天员的飞行任务会越来越频繁。”

  “我们会选拔和培养更多的航天员,将来也需要更多的航天员参加飞行,进入空间站。”周建平说。

  即将于10月发射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,将搭乘两名男航天员与天宫二号交会对接,不会出现女航天员的身影。

  对此,周建平解释说,我国目前有10多名航天员,每名航天员都希望有飞行机会,但航天飞行安排有一个合理的周期。“如果有更多的航天员能够参加任务并积累飞行经验,对我们提高航天员队伍的全面能力和素质有很大的好处。”

  我国现有刘洋、王亚平两名女航天员。“尽管这次不执行飞行任务,但她们始终在精心训练。”周建平说,“不久的将来,我国还会有女航天员参加太空飞行。”

  中国具备开展载人登月的基本能力

  国际上,许多科学家认为,火星是人类应该追求探索的重要目标。中国的火星探测器已进入研制阶段。对此,周建平坦言,火星探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。

  “现阶段而言,载人登月才是离人类更近的目标。”周建平认为,在月球上开展探索工作,要重视探索工作的有效性、持续性,并最终瞄准实现月球资源的开发和利用,“这是登陆火星之前必须要走的途径”。

  “从技术上讲,中国航天具备了开展载人登月的基本能力。”周建平说,载人登月在技术上比现阶段进行的载人飞行更复杂,规模也更大,要实现这一目标,我国在技术上仍然面临许多挑战:需要更大运载能力的火箭、可载人着陆月面并返回的飞行器和新的地月往返飞船……

  海南文昌可能成为我国第二个载人航天发射场

  根据计划,中国空间站及货运飞船等,都将在新建成的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发射。

  海南文昌会不会成为我国第二个载人航天发射场?周建平说,如果实施载人登月工程,海南发射场从技术上讲是更好的选择,“但现在的载人航天发射还是选择在酒泉”。

  周建平表示,长征七号等新一代火箭有更强大的运载能力,使用的是无毒无污染的推进剂,所以在研发这些火箭的时候,也考虑到今后替代常规推进剂发射载人飞船的需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