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大学生贷款被要求拍裸照 校园贷你还信吗(图
女大学生贷款被要求拍裸照 校园贷你还信吗(图
作者:康美中学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8-31 06:15   [] [] []

还记得“女生贷款裸照”事件吗?上半年,一女大学生通过网络借贷平台进行借款,结果被要求以“手持身份证拍裸照”敲诈。

女大学生贷款被要求拍裸照 校园贷你还信吗(图)

    连日来,记者调查发现,在济南,类似这种校园贷款平台已经遍地开花,并且催生了大量的校园贷款代理人。而这些代理人在引导学生贷款时还存在着严重的欺诈现象。其中,章丘一校园贷款平台代理人跑路,让几十名学生背上了高额的贷款。

    辅导员暑假多次接到催债电话

    8月13日6点多,吴雨(化名)接到一个属地显示为北京的电话,原本还是睡意朦胧的她,被对方一阵凶恶的语气“吓”醒。

    “那边还是个女的,语气特别的凶恶,问我是不是认识王帅(化名),说他欠了钱,找不到他人了,让我通知他赶紧把钱还上,否则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吴雨是山东章丘某高校的一名辅导员,自放暑假以来,这已经是她第五次接到催债电话了。

    对方口中的王帅是吴雨所负责某学系中的一名学生。当吴雨第二次接到催债电话时,她意识到对方可能不是“骗子”,随后便向王帅进行核实情况。“当时他支支吾吾的也没跟我说清楚,就说是跟朋友借了点钱,让我不用管太多,他会马上还上的。”吴雨说。

    不过,在后来的半个月中,吴雨又有两次接到打来的催债电话。

    记者从吴雨所提供的短信信息中看到,短信属于某种短信赌博平台所发送,发送人为“小树时代”,短信显示:“王帅,152xxxxxxxxxxxxxxx,于2016年2月2日在小树时代网借款,至今未还,我司已对其起诉。届时,工作、房贷喝车贷所受影响由本人承担,烦请转告。”

    贷款6000到手3000最终搭上15500

    吴雨告诉记者,有关校园贷款的事情自己也有所了解,平时在开班会的时候也都会告诉学生,禁止学生通过校园贷款平台进行贷款消费。

    得知王帅进行贷款消费的事情,吴雨马上对班里的学生进行调查。“现在已经知道至少有4个学生贷款了,都找他们进行了谈话,他们说都已经还上了。”吴雨说,“我听同事说,他们班里也有不少学生贷款。”

    通过吴雨,记者联系上了一位曾经进行校园贷款的学生李浩然(化名)。

    李浩然告诉记者,去年底为了给女朋友买生日礼物,自己通过身边的同学介绍进行了一笔贷款。

    “身边很多同学钱不够花的时候,都通过贷款平台进行贷款,当时我找了身边的一个做代理的同学,通过他的介绍,我到了一贷款平台的代理点进行了一笔6000块钱的贷款,当时只需要一张身份证就行,然后第三方代理会帮你进行网上申请,不需要什么合同。”

    虽然李浩然申请的是一笔6000元的贷款,但实际到手的却只有3000元。“贷款平台有手续费,扣押了1200元,第三方代理自己扣了1800元。”李浩然说。不过,其中贷款平台扣押的1200元,因李浩然后来的一次逾期还款而被全部扣除。“当时我是分两年还款的,所有还完了之后那1200元会还给我的,但因为我逾期了1天,那1200元就被平台扣除不还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觉得利息太高,在分期还了3个月的贷款后,李浩然又分别从另外两个贷款平台共申请了6000元的贷款,打算将此前的贷款还上。“6000元的贷款加上利息,总共差不多得8000多,第三方代理那里不是还扣了1800嘛,我就拿着5500元给了代理,想着把这边的贷款还上。”

    让李浩然没想到的是,在今年初,曾经帮李浩然申请贷款的第三方代理人已经跑路,其之前所给代理人的5500元以及扣押的1800元也都被代理人卷跑。

女大学生贷款被要求拍裸照 校园贷你还信吗(图)

  位于章丘芙蓉街的一校园贷款平台代理点已经关门跑路 记者 高玉龙摄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代理人帮我还了,但他并没有还,没办法,后来我跟家里说了实情,家里出钱把我的贷款给还了,但虽然是提前还完所有,但利息还是按两年的算,光这一家最后就还了15500元。”

    而之后李浩然从两家校园贷款平台申请的两次贷款,李浩然的家人也进行了还贷。“贷了6000,用了一个月左右,最后还了7000多。”李浩然说。

    数十名学生因代理跑路而身负重债

    李浩然告诉记者,当时是通过身边同学的介绍进行贷款的,因此心里上也觉得很放心。“他把我带到代理点后,我以为这个代理点就是贷款平台,直到那个第三方代理跑路之后,才知道原来他也只是一个代理。”

    据介绍,仅目前自己知道因第三方代理跑路而受牵连的学生,就达二三十人。“我们班就有7个人,还有我们学校其他学生呢,还有外校的呢。”

    受骗学生组团报案均无果而返

    对于自己因贷款上当受骗的事情,李浩然和赵成也都向当地派出所报过案,但均都是无果而返。“当地派出所说这属于经济纠纷,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李浩然也告诉记者,“当时派出所说我们连人姓什么都不知道,根本没法去查找,只能到法院去起诉,或是自认倒霉。”